舞动的上古神兽

来源:视界观网    作者:彭明华 江国庆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10    
  舞动的上古神兽
  ——陕西皮影中的“变化”
  文\图彭明华  江国庆
  在丝绸之路起点的古长安,也是皮影艺术的发源地。有幸帮朋友整理他的明清皮影藏品,看到一大批精美老物件,美不胜收。其中有一批皮影,题材非常奇异,体型硕大,非人非兽,形象极度夸张。有的是在我们的周围经常能够接触到的吉祥物,如青龙、白虎、凤凰、麒麟、貔貅、金蝉……;有的是经过变化的禽兽,但不知道叫什么;有的我根本没有见过。
  带着这些问题,走访了很多演出及雕刻的陕西皮影艺人,他们说早年间,老辈儿皮影艺人在舞动神仙时,仙人们可以变化出的各种各样奇珍异兽,如大家熟知的“孙悟空七十二变”,所以他们统称之为“变化”。由于后来不兴这些,就没人鼓捣了,尤其是文革期间,人们把它当牛鬼蛇神给毁了,有些胆大的人把它藏到房梁或地窖,不敢拿出来。所以很少有人关心他们真正的名字。
  偶然间,在藏品中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形象……是刑天?……是上古神兽!
  抱这个思路,查找了一些古代文献和插图,终于有所收获。虽然我见到的是皮影神兽中的冰山一角,但还是忍不住欲将难得一见的部分皮影神兽形象(以下简称“影兽”)和查找到的图文、注解一并和大家分享。
  刑天,《山海经》中深入人心的人物,他是炎帝的一个忠臣。黄帝炎帝合并,他不服,于是与黄帝争斗,所以叫他“刑(杀戮)天(黄帝)”,结果反被黄帝砍掉头颅,压到常羊山下。没有头的刑天,以乳为眼,以脐为嘴,手握盾斧,战斗不止。《刑天舞干戚》是古代神话故事中的经典。皮影“刑天”一手拿着蛇形刀具,一手拿着带有眼睛的兵器,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有缺损,看不出来为何兵器。但从他那兵不血刃,看到他战斗的姿态。
  九凤,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神兽,也叫九头鸟。在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说:“大荒之中,有山名曰北极柜。海水北注焉。有神九首,人面鸟身,句曰九凤”。并记载着楚人先帝颛顼(zhuān xū)葬于汉水,九个嫔妃与颛顼同在一地。可见九凤是楚人所崇拜的九头神鸟。为了使影兽美观,仍为鸟首。为什么影兽只有五首,艺人解释道,形象以侧为主,其他四个头在另外一边。其实这是皮影匠人“去繁”的一种技巧。
  酸与,在《山海经·北次二经》中描述的酸与是一个不祥的怪兽,见到它的地方会有恐怖事件发生:“景山,有鸟焉,其状如蛇,而四翼、六目、三足,名曰酸与,其鸣自詨,见则其邑有恐。”看看皮影是不是和古本插图有着惊人的相似,从影兽的两条腿中间有一鼓风(皮影中活动关节)来看,也是三足。
  白泽,是东晋葛洪《抱朴子·极言》中记载的神兽,“此兽能言,达于万物之情,故帝(黄帝)令图写之,以示天下。”所以有敦煌文献《白泽精怪图》(残卷,分别藏于法国图书馆及大英图书馆),其内容是遇到怪异现象和恶鬼精怪的前兆,以其造成灾难的记述,并介绍回避这些灾祸的方法。古有《白泽图》曰:“羊有一角当顶上,龙也,杀之震死。”下左图为明代王圻(qí)、王思义编绘的《三才图会》的插图,皮影的白泽与古图片比较,即有图中:狮子身姿,头有两角,山羊胡子的主体形象,头部、前爪和尾部又兼有《白泽图》中“龙”的特征,可惜尾巴残缺了。所不同的是影兽直立而行,更加生动。
  开明兽,《山海经·海内西经》:“昆仑南渊深三百仞。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,皆人面,东向立昆仑上。”开明兽,又为昆仑山神,是传说中天界守门的动物。与古插图所不同的是,拟人化影兽,将九个头分置在身体的各个部位,是匠人对形式美感的追求,这和前面介绍的“九凤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更加彰显“卫士”的威严。
  屏翳(píng yì),《山海经·海外东经》称屏翳为雨师。《三才图会》称:“屏翳在海东之北,其兽两手各拿一蛇,左耳贯青蛇,右耳贯赤蛇,黑面黑身,时人谓之雨师。”但从影兽上看,虽然形象与古文献描述的基本一致(图中浅色部分为笔者添加),但影兽身上挂有血淋淋的人头,说明他有“食人兽”的特性。翻阅很多资料,都没找到屏翳是食人兽的说法,所以“屏翳”只能是个问号。
  獬豸(xièzhi),又称任法兽,古代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瑞兽。善辩曲直,见人争斗即以角触不直者,因而也称“直辩兽”或“触邪”。它公正、勇猛,是帝王“清平公正”“正大光明”的象征。所以在古代,獬豸就成了执法公正的化身,古代法官戴的帽子又称“獬豸冠”。《隋书·礼仪志》对其描述:“解豸,如麟,一角。”皮影将兽首的重要部分用“独角”表现,且以施轻色与其他部位的浓墨重彩形成对比,反衬“独角兽”的主题。
  蛊雕(gǔdiāo),据《山海经·南山经》记载:“水有兽焉,名曰蛊雕,其状如雕而有角,其音如婴儿之,是食人。”《事物绀(gàn)珠》记:“蛊雕如豹,鸟喙,一角,音如婴儿。”蛊雕,是古代中国神话传说中的食人怪兽。影兽为了体现蛊雕的“食人”,巧妙的将豹头融入身体,更加彰显它的本质。
  以下神兽虽然没有找到相应的图片,但文献描述与皮影形象基本一致。
  穷奇,据《山海经·海内北经》所载,穷奇外貌像老虎,大小如同牛般,长有一双翅膀,喜欢吃人,更会从人的头部开始进食,是一头凶恶的异兽。它结合天神、怪兽、恶人三位一体,代表至邪之物,是中国神话中上古时期的四凶之一。
  挥文,《白泽图》《太平御览》都有记载,说它说故宅的精灵,又名山冕。“其状如蛇,一身两头,五彩文。以其名呼之,可使取金银。”它看样试恶凶,见者有钱!哈哈。
  罔像,《搜神记》是一部记录古代民间传说中神奇怪异故事的小说集,作者是东晋的史学家干宝。他引用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以丘所闻,……水中之怪,‘罔象’”及《夏鼎志》曰:“‘罔象’如三岁儿,赤目,黑色,大耳,长臂,赤爪。索缚,则可得食。”寥寥几个字,被皮影匠人诠释得惟妙惟肖,可惜一足一臂有损(图中浅色部分为笔者添加)
  当康:《山海经·东次四经》中记载的一种预兆丰收的瑞兽,又称牙豚。样子象猪而有獠牙,它的叫声有如呼唤自己的名字。原文“钦山,有兽焉,其状如豚而有牙,其名曰当康,其名自叫,见则天下大穰。”匠人为了表现“神猪”,将眼睛刻于身上(皮影神兽不乏此法),将鱼鳍为翼,寓意水陆均丰。现在民间绘画还保留着以猪象征五谷丰登的题材。
  还有一些影兽,至今没有找到原型,但刻绘得极其生动,如下列图例,第一个影兽是以对称的手法表现着完全正面的形象,虽然残缺,也能看到它的耳朵以下长满了卷曲的胡须,好像表现的是外邦的神兽;第二个是个老虎的变异,类虎的神兽在文献中有很多的描绘,具体是谁,很难判断,直立的它,那双目圆睁,毛发直立,尾巴甩动,以及张开的大嘴,抖动的舌头,形象地捕捉到异兽看到猎物的瞬间。
 
  不论是瑞神、恶兽,为了视觉效果,古代的皮影匠人都能尊重神兽特点但不拘泥于图文记载,将其刻绘得睿智、唯美。尤其是直立神兽,运用拟人的手法,细腻、生动、夸张、形象地彰显着每个神兽的个性,表达着先人们对神鬼的敬畏。试想一下,在宽六尺高三尺半的亮子(影幕)上,一尺高的小影人正演绎着才子佳人……忽然间,鼓乐骤变,二尺半至三尺左右的高大神兽临空而至,那种视觉冲击会给人何等震撼。同时也体现着神兽通天的能力,以及人在神兽面前的无可奈何。这种手法在漫威系列电影中经常出现,"漫威之父"斯坦·李虽然离世,但他的雷神、钢铁侠、蜘蛛侠……早已深入人心。
  众所周知,“皮影”与“戏”是分不开的,说到皮影戏,就一定要请教陕西省戏曲研究院——皮影戏演唱家——李世杰老先生了。可能很多人都听过电影《秋菊打官司》中,一声“走咧——”的呐喊,以及影片中饱有地方特色的弦声,这都出自于李世杰。张艺谋的影视剧中有不少表现皮影戏的情节,李老是其中的艺术指导。在年近九旬的李老的记忆中,还是孩提时代看过神戏,别的孩子都坐在幕前观看故事情节,酷爱皮影戏他总是跑到亮子后面,模仿着艺人们的一招一式。
  过去演神戏和我们平常看到的演皮影戏有一定的区别。为了配合大幅的神兽,悬挂在戏台中央的豆油灯碗,用上了大个儿的;碗中的灯捻,由一根变成了八根,以增强光亮;签手(耍皮影的人)手里的竹签签儿换成了长杆杆儿,他一反平常的坐姿,站起身来,用双臂舞动着亮子后的神兽,时而贴近,时而拉远,造成人们眼中的影兽忽大忽小;配合着剧情,后面的乐手时常吹动着油灯,使亮子上的神鬼飘忽不定,营造着神秘的气氛。
  “可惜神戏没有了……我们这些(唱戏的)人也快没有了……这些东西你们收好喽!”
  是呀,保护和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,是每一位中国人应尽的职责。眼前的影兽不仅仅是古代匠人以皮影为媒介对上古神兽的诠释,还是中国道教、佛教以及图腾等诸多文化的综合载体,承载着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。它也是影视剧、动画片极好的素材,不要让我们不死的神话故事永远停留在农耕文化时代,让我们的诸神也为拯救人类、维护世界和平做出他们的贡献。
  让上古神兽继续舞动在我们的文化生活中。
  本组稿件来源于《视界观》杂志第29期“艺术观赏”,《视界观》杂志第29期于2018年12月出版。(编辑 张娜)
责任编辑:张娜